婚攝會客室幸福專欄

婚攝大哥,我等等可以拍類婚紗嗎?

婚禮
幾乎每次都是以女生為主軸,不管是訂婚結婚。
最近的新人都會要求拍類婚紗。
ㄟ~ ㄟ~你先聽我說,冷靜!!
不要激動,心臟不要跳太快。
我絕對沒有在講誰。
真的!

有天來到彰化,新娘說;『婚攝大哥,我等等可以拍類婚紗嗎?』
攝影師:『嗯!好的!好的!我們看看狀況合不合適。』
婚攝用了專業暗示法。很誠懇的回答。

我站在新郎家二樓的新房,環顧了一下四周,ㄟ~木板隔間,古早味的床,大概擠五個人就不能轉身的新房。
根據我專業判斷,拍類婚紗在室內的希望很渺茫。

走到窗邊,從窗戶往外望,一大片不規則的草叢和田。
如果真要下去腳不知道要往哪裡伸。
〈新娘租禮服都是有簽約,不能刮破,不能髒汙〉
再往左邊看過去是一片豬寮,再往右邊看過去是一塊傾頹的三合院,而且還不知道是誰家的?
而新人家門口是壯觀的七彩帆布,等等流水席要用的棚頂。


七彩帆布 / 照片人物與文章無關

這個時候攝影師微笑的電波,向我發射過來,我的心撲通撲通的在狂跳。
那麼熱的天氣裡讓我默默的想到一個旋律。

我再也不要~ 再也不要~ 委屈自己一秒~

我也想要像五月天一樣,可以忘掉一切煩惱。
但是;在九月天裡是不可能辦到的。
這種眼神電波像是致命的節奏,讓我在大熱天更汗流浹背。

在我還陷入沉思的時候,這時候攝影師向我走來,他已經勘查完地形。
走到我面前,我想他看到的一定和我看到的一樣。

『我們工作不能只挑簡單的做。即使困難我們都要認真的想個辦法。』
婚攝嚴肅的解釋。
『可是類婚紗,不是指拍照的本人打扮得很時尚就可以拍餒‧‧‧』
我超理智的向攝影師報告。
『你要對我們的專業有信心。』攝影師用堅定的字眼望著我。
『但是背景也很重要,在豬寮面前拍婚紗照是很不搭的事情……』我小聲的回答。
『新娘都已經準備好了,妝也畫好了,我們不能辜負她的期待。』攝影師收起他的微笑。
『我們不能讓她踩田,你知道嗎?白紗會髒!』我想要再力挽狂瀾一下。
攝影師認真的說:『是!是!這我知道!…那…那就你踩吧!你先走去田那邊把要走的路踩出來再找喜餅的紙箱墊上去,讓新娘站在那。』
他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『現在工作不容易,我們都要好好珍惜。』他下了一句猛藥。


晚宴已經快開始了 / 照片人物與文章無關

現在,我站在田中間。
腳上的泥是乾的還是濕的,我已經不太能注意了。
太陽曬的我有點眼花。

新娘開心的低著頭抓住白紗前面的裙襬,小心翼翼的站在位子上。
我抓住新娘白紗後面的裙襬,深怕一個不小心弄髒或是刮破。
空氣裡充滿熱度。柏油路的地面升起陣陣熱氣。
看著,遠遠站在產業道路上的攝影師認真從相機視窗裡對焦。
想要在這一片田裡找出感動。

如果這時候我能拿出我的手機,我想以我的資質我可能怎麼都找不到一個很好的構圖。
大概只能拍得出一個攝影助理和新娘一起在田裡拾穗的畫面吧!?
米勒看見應該會很感動,他的畫可以影響那麼廣。

好不容易,大功告成。
類婚紗拍完了。

類婚紗拍完了 / 照片人物與文章無關

收工之後,攝影師:『新人常常希望我們能夠像是魔術師,坦白說,這根本不可能,婚紗是規劃好的構圖,不是什麼場地都能拍。類婚紗也是婚紗照,很講究場地。可是結婚總是一個很好的回憶,新人想要的我們不能拒絕。我們總是要試試。』
攝影師看著我,認真的對我說。

婚攝不迷濛,也不迷幻,類婚紗,是保存那一天的記憶。
不是婚紗照。

蘋果|J-LOVE專欄作家

關於作者 | J-LOVE專欄作家 蘋果

穿越於婚紗照與婚禮,紀錄愛與美麗的蘋果

<<以上故事是蘋果本人的人生經驗>>

Share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