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攝會客室幸福專欄

能看見美麗的湖面,是因為水面下的深度。

婚禮記錄了眷村的美好

大紅色的鞭炮,高掛在攘往熙來的門前。
菜市場靠近軍營,大多數的住家都是榮民子弟。

電線杆上有個的廣播器,正開啟麥克風廣播。
麥克風:「里長報告!里長報告!馬家小姐今天出閣,請所有在巷口的車輛趕快移動。不要擋住迎娶車隊。」
馬伯伯顯然很滿意里長的廣播,直嚷著等等要送他精心準備的甜湯給里長潤潤嗓。
摸了摸用厚毛巾包裹著的鍋子,聽說是早上去隔壁賣湯圓小店訂的甜湯。

榮光永存

馬伯伯今年超過80歲了,有濃厚的鄉音。
一大清早,7:15到了馬家。
就看見他在客廳迎接客人。
原來馬伯伯要嫁的是小女兒,他直說這是他人生中的大事。
已經忙裡忙外個把個月。
馬伯伯的忙裡,不是我想的,指的是他自己的心情。
馬伯伯的忙外,也不是你想的,說的是他的同袍。

馬家的客廳有一面國旗高高掛在神主牌位旁邊,
玻璃書櫃裡都是功在軍旅的功勳狀。
我偷看著每張裱框的合照,從照片裡年輕的軍服模樣到現在家裡牆上的國旗。
心裡真的很敬佩。
敬佩的不是政治,不是黨派。
是敬佩他的這一生。
生活是一個戰場,不論是什麼時代。
都很激烈!
何況是走過兵慌馬亂的那個年代。
我一邊工作一邊問他:「馬伯伯!現在家裡有國旗的人好少,你怎麼還有掛?」
他回:「沒有國哪裡會有家?當然要掛高一點。」

家人是生命中最寶貴的產業

這讓我想起, 近年來的難民潮在電視上時有所聞。
戰亂地區難民無數。
難民中士農工商都有。
有次有機會聽見一場演講,聽見主辦人說他去歐洲,
拜訪了一家避難於教堂的人家。
全家大小9口人擠在10坪不到的空間。
主人好客的請主講人進屋喝口茶,聊著聊著。
拿出了手機裡的照片,分享了他在敘利亞的家。
不看還好,一看!不得了~主持人驚訝萬分。
所以主持人也向主人要來了照片,在投影螢幕上秀出了他的家。
家中廚房是家庭主婦夢寐的夢想。
窗外的庭院是一池泳池裝飾。
寬敞的沙發,窗明几淨的客廳。
全家族一起的合影。
坐在台下的包括我,大家都發出驚訝羨慕的聲音。
哇唔~~
主持人好奇的問了主人家以前的職業。
主人靦腆的:「我現在只是在教會幫忙掃掃地,
以前的事都過去了。只要有家人在我就很滿足。」
主持人鍥而不捨的又問:「你家好漂亮,你一定是很優秀的人。
怎麼不在這裡發揮原本應有的才幹呢?」
主人:「現在以我的年紀要在陌生的國度找到一個像樣的工作,
已經很難。更何況語言?溝通都有困難。
如果還想要從事專門類別的工作更不容易。
流離失所,翻山越嶺後,能被教堂收留一家人真的很感恩,
能夠這麼幸運的人不多。
在家被炸毀的那一刻,我失去了所有累積的財富。
現在能夠活著我就很開心了,當然!!我也失去了很多家人。
在離開家之前,我猛然想起家我是留不住了。
但是照片!!手機裡還有!!
所以飛彈轟炸時,我抓著手機逃了出來,
因為裡面存了我珍貴的照片,都是家的回憶。」
原來主人以前是藥師。
主持人聽了真的不勝唏噓,繼續追問。
問了一個犀利的問題,為什麼這麼辛苦這麼難熬你還可以感恩?
主人回:「能夠擁有美好,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?那擁有痛苦煎熬,
無家可歸呢?是不能發生的嗎?失去一切後我才明白感恩。
這一路上的心情,不是一語可以道盡的。」

父親頭上的白髮是兒女的榮耀

※※※
馬伯伯很驕傲的拿出照片,和我分享他的軍旅生活。
自豪無比,我看見他臉上的歲月,更是加深一層敬佩。
沒想到我也能拜訪曾在戰火連綿時代下的鬥士。
我全身揹著器材,扛著腳架的身影瞬間顯的卑微。
遠比不上挺過將近一世紀的軍人。

不論是遠在天邊的敘利亞難民。
或是走過大江南北,近在眼前的馬伯伯。
他們都道出一句話,家的寶貴。
馬伯伯的功勳喚起了我對軍人的敬意。
因為這是一個忘記功勳的時代,錦繡文章奪帥的世代。
這一幕眷村裡的身影看起來特別耀眼。
我從內心深處看見,讓人動容的美好。

此為蘋果本人婚攝經驗

蘋果|J-LOVE專欄作家

關於作者 | J-LOVE專欄作家 蘋果

穿越於婚紗照與婚禮,紀錄愛與美麗的蘋果

Share: